果酱小甜饼

近期要减肥,少吃多运动🤗

为什么抄袭都敢挺直腰杆,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抄袭
还一副我承认我是抄袭,所以我诚实的模样。恶心

一天之类,发现我正在码的文全撞梗了。心情复杂,决定弃文(不知为何有一种解脱了的愉快心情)

饱,咱能温柔点嘛

【颖霆】应

约在了一个小公园见面,夜风刮得粗暴又干冷

他在路灯下站着,等
待她走近,见他脸冻得发白,有些心疼
把手从热乎乎的口袋里抽出来,双手紧合,上下揉搓,让双手更暖和后,抬手覆上他脸颊

他顿了顿,睫毛微动,右手往口袋里摸索

一个黑色绒面小盒子静静躺在他手心
咔 摁下按钮,一枚戒指出现在盒子中,流光溢彩,耀眼夺目

“嫁给我好吗?”他郑重其事地说
“……”她一片茫然,只当是个梦,却又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:“好”

每日沉迷于追星,我多半是废了otz

摘自兔区某贴

将说不出口的话藏在日记本夹层里,那是我最隐秘的心事。

不愿你知,不愿你知

将进酒:

【主题:图书馆工作,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】




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。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 
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 
字迹混乱,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 

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,一开始字非常丑,诗写得也不太好 
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,字和诗都有些进步 
(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,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) 

有一个他的朋友,从第一本开始,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 
有时候也吹几发(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) 

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,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,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 

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,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,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(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) 

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,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,合上书的时候,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 
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 
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 
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,就写了一句 
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。




PS: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出自《越人歌》。


原诗最后一句是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





宝宝玩游戏一直都很hin拼,科科

冬夜

风吹树叶簌簌响
南方的冬天寒冷带湿,连带着风也湿漉。新月在家中的阳台上,向外望去,夜空深沉不见底。
“一颗星星也没有”她喃喃自语
一阵风来,冷的她打了个寒颤,不由裹了裹毛领大衣,毛领厚实柔软的触感让她感觉到一丝暖意……

“在想什么?”干燥又暖和的气息瞬间包围着她,让她想到北方下大雪的天气里,壁炉里燃烧的圆木头。
“在想,你什么时候回来”新月转过身来看向他
“是吗?”他轻笑着,脸颊两侧显出浅浅的酒窝。此刻,屋外路灯的光反射在他眼中,似眼波流转,含情脉脉
今夜的星星都到了你眼里呢,她心想着